您现在的位置: 今日关注

勠力同心谱写“两聚一高”新篇章
市政协八届一次会议隆重开幕
夏锦文出席会议并讲话 李国忠作常委会工作报告

发布时间:2017-12-12 23:42:59  金山网 www.jsw.com.cn 【字体:放大 缩小 默认

上饶眼科准分子,

原标题:分食分级诊疗蛋糕 第三方医检圈地基层市场

  本报记者 肖玫丽 成都报道

分级诊疗的步伐越迈越深,“下基层”成了第三方医检的必由之路。

近日,金域医学公布了今年的基层市场布局成果:探索区域医疗合作服务模式,与四川雁江、昆明玉溪、郑州周口、佛山顺德等多地政府部门或医疗机构合作成立区域检验与病理诊断中心等。如今,金域医学把区域市场拓展作为“一号工程”,县域市场是其中的重中之重。

“疾病诊断的基础是检验,越是基层的医疗机构,检验检测水平越落后。”金域医学创始人兼董事长梁耀铭指出,“以前第三方医检常规的做法是把标本拿到省会实验室去检验。随着国家政策发展县域医疗卫生,需要建立贴近市场的、规模小的实验室。”

事实上,国内第三方医检经过早期的分散、无序生长,集约化、连锁化是主要趋势。而相比较公立医院牢牢占据优势、医疗资源相对充足、第三方医检企业林立的一二线城市,基层市场深受分级诊疗政策红利的热捧,早已吸引了一批企业布局。

不过,基层市场医疗资源稀缺、支付水平不高,尤其是病理、检验等人才匮乏,使得企业布局基层难关重重。同时,国内第三方医检市场整体处于起步期,企业品牌标识度和社会认可度难以跟公立医院媲美,医保支付难以打通,行业监管也正在探索过程中。

基层布局趋势

根据规划,金域医学正将服务中心往基层市场下沉。截至目前,其服务网络已经延伸至乡镇、社区一级,在内地和香港地区已经拥有35家医学实验室,同时搭建了三级远程病例诊断会诊网络。

梁耀铭告诉记者:“目前基层医院的需求还是以普检项目为主。一般二甲医院可以检验的项目是三百个左右,三甲医院是800-1000个项目,如果基层能够补充到这么多项目,诊断水平就可以相应提升。”

记者注意到,着力布局基层医检市场的企业不在少数,迪安诊断、博奥等也在此跑马圈地,同时,全国各地的区域检验中心也越建越多。这背后是医疗资源往基层下沉的政策东风推进。

国家卫计委卫生发展研究中心副研究员赵锐指出,老龄化和疾病谱的改变,对整个医疗卫生服务体系带来巨大的挑战。在提出分级诊疗之前,国内医疗卫生服务体系是碎片化、缺乏协同机制的,三级、二级和基层医院之间没有协作,三级医院吸收了大量的优质医疗资源。

“在县域医疗机构能力提升过程中,医学检验的能力提升是非常重要的环节。在县域内,包括很多县医院的检验科、病理科基本处于瘫痪状态。”她说。

对于第三方医检企业来说,基层市场以往也不是重点布局的领域。根据金域医学此前披露的招股书,其前五大客户包括株洲市中心医院、广州医科大学第三附属医院、中山大学附属第六医院等,都是三甲医院。

中国非公医疗机构协会副会长、上海市社会医疗机构协会会长闫东方如此总结基层医疗市场特点:基层卫生医疗机构隶属于城市的基层及中心的边缘地带或者是广大的农村,技术力量相对不足,尤其是全科人才特别缺乏;基层医疗机构管理相对于现代医院管理的要求还有一定距离;发展资金相对不足;信息化建设,特别在分级诊疗或医联体建设中强调的互联互通,还存在着客观的困难。

梁耀铭则向记者算了一笔账:第三方医学实验室的投放成本跟技术平台、市场需求量相关。省级的第三方医学实验室,在不配备大型测序仪等设备的前提下,启动成本需求是两千万左右。随着消费者对高端检验、高端医疗服务的需求增长,不少省级实验室现在需要一步到位配备分子诊断设备、基因测序仪等,启动成本随之提升。

相比之下,在基层地区、县域往往仅需配备常规实验室,搭建成本可能只需数百万。梁耀铭坦言:“量少的时候不需要投放大规模、自动化程度高的设备。一般根据县域的人口、经济增长情况来计算投入产出,有些隐形、长期的投入也是需要的,所以现在整体利润还比较低。”

仍需探索推进

基层市场要啃下来也很难。

从模式上看,第三方医检布局基层市场包括自建或共建实验室、设备投放等。但落地到基层,各个县域的检验需求、软硬件配置、购买能力、政策都不同。按照梁耀铭的说法:“中国的县域医院太多了,合作要求都不同,我们在探索的模式具体有多少种我都记不清了。”

新模式给参与方提出了不少考验。

据2014年开始尝试牵手第三方医检企业的广州市从化区妇幼保健院院长李建华回忆,要解决的最大问题是支付,公立医院跟民营企业的合作过程中涉及到收费问题。另外,人员整合过程中,公立医院的检验人员纳入到第三方检验中心管理,薪酬支付是一大困惑。

而医联体的检验实验室构建就更为复杂。从医联体成员单位理念到各个机构的实验室,人、财、物情况都非常不均衡,尤其成员单位的实验室完成常规的检验,设施设备、试剂品牌也不一样。

“这两年在大力地推进信息化工作,如果每个医院的信息化平台搭建不够完善,也是很影响检验信息化的推进。”李建华说。

人才缺口更是绕不开的话题。

四川资阳市雁江区卫计局局长樊劲直言,乡、镇医疗机构检验科的人员本身比较少,很多也不是检验专业出身,而是由医疗、护理等人员通过进修学习再从事检验工作。

金域医学临检专家任健康进一步表示,检验、病理需要提供服务,检验结果出来以后首先得审核其是否和临床需求相符合,需要具备临床知识并与临床人员进行沟通。

“很多县医院只有一两名甚至是没有病理医生,医生之间也没有讨论交流,导致临床诊断能力难以提高。基层医疗机构的特殊检查需求增加,对于检验和病理人员缺口也是有影响的。”他说。

即便是基层搭建了新的检验中心,开展的检验种类增加了,却不一定能够医保报销。樊劲坦言:“现在有很多检验项目没有被纳入医保范围。”

梁耀铭则指出,是否纳入医保报销对现阶段的第三方医检企业来说影响不大,因为其收费主要是面向医院,而不是终端消费者。但他告诉记者:“国内现在是药品零差价,接下来是不是检验、影像也会慢慢实现零差价,还需要观察。国外的医学检验是医保直接跟第三方机构结算,医院是以成本而不是利润为中心,这在国内还在探索过程中。”

作者:肖玫丽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来源: 作者:  责任编辑:邓宇
分享到:

金山论坛】 【 打印】 【 关闭
 
 
 
相关新闻